寒鸦荷塘。

病历:

特意去推上找了原推主,配文确实是“总有一天,我也能成为像师父那样的杀手。”

饥渴的我,就当双死神粮吃了!吸吸吸!

跟小伙伴讨论时截了两张二代的图。我:哈哈哈哈配色和小猫蜜汁相似。

小伙伴:表情也好像啊!

君问:

喻黄叫(对方起)床mix版,双声道左鱼右黄,请带耳机食用。


如果你觉得是左黄右鱼那么你耳机戴反了

我该拿什么安慰你呢?

我知道你在难过,面对现实愤懑而又束手无策,可你不是最痛苦的哪一个,你经历的也远非最艰难的事。也许我也正五内翻涌,也许我心里已经天翻地覆,只是你,根本不能把自己都目光从伤口移开罢了。这样的你,安慰也是徒劳,自己不愿意走出来,谁都救不了你。

这样的你,安慰有什么意义呢?

如果呢?

如果呢——如果呢——?

我不停的追问自己。可我始终无法放任自己陷入虚无的愉悦,没有勇气尝试哪怕一次违背现世的规则。

——注定会输。没有余地,毫不犹豫。